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疫情大考的内蒙古解方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7日 作者:司法局 来源: 浏览次数:
  • 来源: 瞭望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2019年冬,有效遏制人间鼠疫;2020年初,全力抗击新冠肺炎。

    4个月间,内蒙古自治区接连应战两场疫情大考,组织了一次次跨省驰援。

    新中国成立后,在一系列硬核措施干预下,鼠疫、梅毒等曾肆虐蒙古高原的病魔销声匿迹,令人生畏的传染病被全面遏制,如今内蒙古牧民人均预期寿命达75.3岁,比1949年的19.6岁翻了近两番,70年间增长55.7岁,成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的生动写照。

    扼杀肆虐草原的疾病

    70多年前的一个春天,一场疑似流感的传染病在内蒙古镶黄旗草原暴发。空旷枯黄的草原上,一座破旧的蒙古包孤零零地伫立着,长长的白色布条随风飘荡,警告人们这里隔离着传染病人。年幼的斯日古楞和弟弟躺在里面,发热、咳嗽,被病魔折磨得奄奄一息。这场传染病已经带走了他们的父亲、叔叔和很多熟人的生命。

    70多年后的这个春天,88岁的斯日古楞看到疫情新闻时,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在当时那个缺医少药的草原上,无助的母亲不得已将她和弟弟的生死交给了命运,将他们隔离在离家较远的蒙古包里,每天骑马送去稀粥和蒙药。两个多月后,当枯黄的草原重披绿装时,斯日古楞和弟弟才慢慢康复。

    对比童年这段基本靠自身免疫力战胜传染病的经历,斯日古楞非常肯定现在的疫情防控机制和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生活在当今这个时代的人们是幸运的,就拿去年发生的鼠疫来说,要是在我小时候,会死很多人。”坐在锡林郭勒草原上温暖的家里,老人说。

    鼠疫,在新中国成立前曾是内蒙古草原上最可怕的疾病。据不完全统计,从1901年到1949年的49年间,内蒙古发生过41次鼠疫,死亡8万余人。除了鼠疫,天花、梅毒、脊髓灰质炎、肺结核、流感等传染病也曾肆虐草原,1947年以前,内蒙古居民平均期望寿命不到35岁,蒙古族人口连年减少,到自治区成立时仅有83.2万人。

    1947年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后发布的政府第一号令,就是设立鼠疫防疫本部,组建防疫队伍,拨付专项经费。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我国鼠疫防治体系逐步完善,再没暴发过人间鼠疫大流行。上世纪90年代之后,我国全境每年感染鼠疫和死于鼠疫的人数一直保持在个位数,有些年份零感染,感染和死亡人数大大低于同纬度的世界其他国家。

    2019年11月,已有15年没有发生过人间鼠疫的内蒙古出现了4例人间鼠疫病例。在及时有效的硬核措施下,疫情被迅速扼杀。经过医疗专家组的科学救治,4名患者均治愈出院。

    70多年来,曾严重威胁蒙古民族生存和发展的传染病一个个被歼灭,万里草原重现人丁兴旺景象,蒙古族人口增长到458万人。

两个战场同心抗疫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内蒙古一些偏远牧业旗县(市、区)拿出成百上千套医用防护服、护目镜等物资,及时送到防控部门。这些相对落后的地区为何能响应如此迅速?

    “平时即是战时,工作备而不乱。”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许宏智说,在长期应对鼠疫工作中,内蒙古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应急演练常抓不懈。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后,自治区上下防控鼠疫的组织机构、工作机制、人员物资、精神状态迅速切换到位,下了一步先手棋。

    1月14日,自治区进入防控备战状态,在自治区卫健委设立防控指挥部,统筹协调、制定方案。根据中央部署和疫情发展,指挥部及时升格,党委一把手任领导小组组长,政府一把手任指挥部总指挥,8部门联合办公,统筹各方面力量、资源。

    在基层,各地充分组织和发动各族党员干部群众,强化群防群控、联防联控机制实效。

    3月初的呼伦贝尔草原,积雪深厚,政府部门的巡逻车、物资车多次被困住。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尔苏木的都日斯乐、满都拉等10名蒙汉族党员群众自发组成马背防疫队。“大雪阻断不了病毒,我们就是疫情防控宣传员、巡逻员和配送员。”都日斯乐说。

    内蒙古边境线长、距北京近,一旦有病例流出,后果不堪设想。自治区运用大数据等综合手段,严格防控病例向境外及北京和其他省份流出。

    1月22日,一列前往俄罗斯的国际列车停靠在二连浩特火车站。海关人员查验护照时发现,一名在武汉工作的乘客护照签发地为湖北,就劝她下车检查。经过检测,该乘客为确诊病例,留在当地治疗。治愈出院后,她感动地说:“请接受我由衷的敬意和谢意。”

    在做好全区防控、诊疗的同时,内蒙古先后派出849名医护人员支持湖北抗疫一线。在荆门、在武汉,在重症病区、在方舱医院……来自草原的白衣天使与荆楚人民并肩作战。

    截至3月31日,支援湖北的内蒙古医护人员全部返回家乡。两个多月的火线冲锋,逆行的白衣战士们救死扶伤,履行了家乡人民的重托。

    2月21日,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敕勒川镇三卜树村疫情防控巡逻马队队员在乡村田野间巡防 彭源摄/本刊

    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

    1000元特殊党费、5000元善款,这是被授予“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的78岁蒙古族老人都贵玛为抗击疫情捐出的一份爱心,“各民族团结起来,日子就会越过越好。”

    疫情发生后,内蒙古各族干部群众与全国人民心连心。自治区党委政府支援湖北600吨肉奶食品;政府部门积极协调,相关企业积极复工复产,全力保障全国煤电供应……

    湖北的兄弟姐妹也牵挂着草原人民。得知内蒙古少数民族群众熬煮奶茶必需的边销茶供给短缺,湖北宜昌一家企业负责人克服困难,调集库存储备,一周内筹集120吨边销茶,运往内蒙古。

    为战胜疫情,自治区各部门也像石榴籽一样紧紧团结在一起,通力合作。

    2019年初冬,为有效防控鼠疫疫情蔓延和远距离传播,内蒙古动员各方力量迅速建起“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全面阻断“鼠到人”传播,全区57个有鼠疫监测点的旗县加大监测,踏查3万多平方公里草原,多地牧民全面禁牧,直升机和大型喷播机械集中灭鼠;第二道防线全面阻止“人到人”传播,加强发热门诊管理,落实首诊医师负责制,严格急热患者和肺炎患者排查;第三道防线全面筑牢“防火墙”,在全区机场、火车站、公路客运站、出入境口岸、公路县域出口设立558个监测点,全力阻止疫情出蒙。

    作为少数民族地区,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落实也为疫情防控涂上温暖的底色。“政府送来了蒙古语版的防控手册,在微信公众号里能看到蒙汉双语版的疫情新闻和防控知识。”生活在内蒙古苏尼特左旗草原深处的蒙古族牧民那日苏说。

    疫情发生后,内蒙古迅速启动疫情防控知识、政策的蒙古语翻译工作,第一时间用蒙汉双语将防控知识送到农村牧区少数民族群众身边。(采写记者:殷耀 张云龙 勿日汗 于嘉)

打印 关闭

上一条:

下一条: